镜片

赫然竟是当今的天子,刘杰不可置信的看着皇帝,后退了两步怒吼道:为什么告诉

宗门没有那么多资源白白供养四万外门弟子,想生存,想修炼,必须自己设法赚取灵石。

云尹月闻言猛的一惊不解的看向皇后“皇后这话什么意思”皇后的一只手搭在一个宫女的手上缓缓的走下台阶在云尹月的跟前站定“同样身为相府嫡女你真的甘心云尹雪她什么都比你好吗”云尹月低眉道:“皇后这话我不太明白”但是云尹月心中早已经被皇后的一番话给惊住了皇后说的沒错对于云尹雪的一切她确实不甘但是几次交锋她都落了下风如此之下她又能如何“你不用紧张本宫也是一个女人所以对你的心思本宫清楚得很”皇后不管怎么说也是在腥风血雨的后宫中一步一步走到这个地位的她见到的手段阴谋诡计简直多得数不胜数所以对于云尹月对云尹雪那若有若无的敌意她又怎么可能沒有察觉到云尹月略犹豫了一会儿便大着胆子说道:“不知道皇后娘娘为什么要对我说这些”“也沒什么只不过是看你是皓冽的妃子而已更何况本宫看云尹雪也非常的不顺眼”像她们这种身份的人对于自己看不顺眼的人她们向來都会采取一些措施绝对不会让对方在继续的碍自己的眼而当今皇后很明显就是属于这一类人“那皇后娘娘希望我做些什么”云尹月问道眼底同时闪过一抹喜色有了皇后给她做靠山到时候对付云尹雪起來想必就事半功倍皇后满意的点点头道:“不错本宫就喜欢像你这样的聪明人”只有这样的人用起來才顺手而且更加的放心另外云尹月是云尹雪的亲姐姐若是做点什么比其他人明显容易得多了云尹月恭声说道:“多谢皇后娘娘缪赞”皇后淡淡的说道:“你先回宁王府吧若是有什么事本宫会派人去宣你进宫的但愿到时候你能够随传随到”“是”而此时相府的大夫人的兰阁里却突然之间出现了一个神秘的男人若是仔细看的话就会发现这个男人的眉宇间竟然与云相有着三分相似但是他相比起云相來却年轻了七八岁左右而这个男人一身黑灰色的衣裳给人一种神秘而阴冷的感觉大夫人一进入兰阁就瞥见了侧躺在榻上的黑灰色衣服的男子心里猛的一惊想也沒想的立刻摒退了丫环快速的把房门给关上了“你怎么來了”大夫人一脸怒容的瞪着侧躺在榻上的男人侧躺在塌上的男人缓缓的坐直了身体淡淡的瞥了眼满脸怒容的大夫人有些沙哑的声音缓缓的在兰阁里响起“怎么不欢迎我”大夫人冷声道:“你若是不想被相爷发现你我劝你还是速速离去”黑灰衣服的男子眼底带着淡淡的嘲弄不屑的说道:“哼那个老匹夫么不过他若是发现了我你的下场似乎只会更惨”淡淡的瞥了眼大夫人像是洞悉了大夫人心底的想法似的黑灰色衣服的男子冷声说道:“我劝你还是安分点的好否则的话别说我沒有提醒过你”大夫人微微一颤瞪着黑灰色衣服的男子道:“你究竟想要怎么样”黑灰色衣服的男子不悦的眯了眯眼睛淡淡的说道:“你这是什么态度我按你的要求帮你的女儿取得她在宁王府的地位你不是应该感谢我吗怎么反到问我想要怎么样”大夫人怒声道:“月儿不是还沒有在宁王府完全站稳脚步”“那只不过是时间问題而已”黑灰色衣服的男子似乎早已经断定云尹月只要按他的要求去做就一定能够在宁王府站定脚步大夫人冷声道:“你的办法真的可行吗”她之所以能够将尘王殿下和宁王爷之间的关系说给云尹月听正是这个男人告诉她的她只不过是一个妇道人家又怎么会知道他们那些皇子皇孙之间的弯弯绕绕但是这一切云尹月却是一点都不知情黑灰色衣服的男子漫不经心的说道:“怎么你不相信我要不我们拭目以待”大夫人冷声道:“哼但然你的办法真的能够让月儿在宁王府里站定脚步”黑灰色衣服衣服的男子微微挑了下眉头讥讽的说道:“若是你的女儿有人家云尹雪一半的聪明又何必弄得这么的麻烦”闻言大夫人恨恨的剜了黑灰色衣服的男子一眼“云尹雪怎么了不就是一个有娘生沒娘教的弃女我的月儿究竟哪一点比不上她”“我说的可是实话云尹雪她若是不聪明你和你的女儿又怎么会接连几次在她的手上栽了跟头而且还丝毫不能把对方给怎么了”他虽然沒有与那个女子正面打过交道但是他还是依然感觉得到那个女子是聪慧的而且她的手段绝对不是眼前这个女人能够比得上的黑灰色衣服的男子这话不说还好这一说大夫人的脸色是变了又变好不精彩但是她又半天说不出反驳的话來因为黑灰色衣服的男子说的都是大实话她们每次算计云尹雪不但不成功还反到被对方摆了一道对比大夫人是又气又怒恨不得把对方给除之后快黑灰色衣服的男子瞥了眼一脸阴郁的大夫人冷淡的说道:“好了我还有点事情沒有处理完就不打扰你了”“等等”就在黑灰色衣服的男子准备离开兰阁的时候大夫人却突然出声止住了黑灰色衣服的男子的脚步黑灰色衣服的男子睨了眼大夫人冷声道:“怎么舍不得了”大夫人恨恨的瞪了眼黑灰色衣服男子咬牙道:“我要你去把云尹雪给我杀了条件任你出”“条件任我出这可是你说的”黑灰色衣服的男子挑眉道“沒错只要你帮我杀了云尹雪不管你要什么我都答应你”她有一种感觉若是在让云尹雪继续留下去将來对她对云尹月都将是一个巨大的威胁“说实话你这个条件确实很诱人但是可惜我不能答应你”“为什么”大夫人尖声道她已经做出了最大的让步为什么他还不肯出手难道就连他也要护着那个有娘生沒娘教的野女黑灰色衣服的男子冷声道:“为什么呵你当云尹雪是什么人普通的老百姓你又当尘王府是什么地方任人进出的普通民宅”尘王府的防卫犹如铁通一般想要进去刺杀的刺客根本就沒有一个能够全身而退就算是玄夜楼楼主风玄也沒有十足的把握能够在尘王府的防卫下全身而退而如此的情况之下进去刺杀一个丫环都非常的困难就更别说去刺杀尘王府的第二核心人物尘王妃再说了据他所知尘王妃的武功可一点都不弱说她是一代武林高手都不为过如此的情况下还妄图去刺杀她简直就是痴人说梦而大夫人又怎么会知道这里面的利弊她只是一味的认为眼前的这个男子不去刺杀云尹雪只不过是因为他害怕而已“你说那么多又有什么用到头來还不是因为你自己害怕而已”“无知的妇人”黑灰色衣服的男子冷冷的留下这句话后下一瞬间他便已经消失在兰阁里了大夫人盯着沒有人的地方许久后猛的一下子将手旁桌子上的茶杯扫到地上嘴里不停的怒吼道:“胆小鬼连这么点小事都不肯办算什么男子汉”云萧然一进入兰阁就瞥见了地上的一片狼藉微微停顿了会将目光转向怒火交加的大夫人有些头疼的揉了揉额头越过地上的狼藉云萧然在大夫人三步远的地方站定无奈的开口道:“母亲你这又是为了什么事情”大夫人瞥了眼云萧然脸上并沒有出现许久沒有见到自己儿子的喜悦反而一脸冷淡的看着云萧然“怎么你终于知道回家了吗我还以为你早就已经把我这个母亲给忘了”云萧然瞧见眼前如此冷淡的大夫人心里不难受肯定是假的与大夫人的关系越來越远也不是他自己愿意看到的但是他更不愿意看到好好的一个家除了争斗之外还是争斗所以他只想远离这个地方给自己一方净土而已难道他只要这么一点点的要求也不能吗云萧然扫了眼地上那些被摔碎的茶杯不用想他也知道是什么人干的“母亲你怎么说也是一家主母总是发些莫名其妙的火对你的影响总归是不好的所以母亲还是收敛点的好”“你这是在教训我吗”大夫人心里本就窝火得很现在听云萧然这么一说她心里的火是烧得越來越大了云萧然平淡的说道:“自是不敢我只过是在提醒母亲而已”“滚”怒极之下的大夫人随手拿起手旁的一个花瓶直接扔向云萧然嘴里怒声道本书首发来自,...,云萧然面对直接朝他而來的花瓶并沒有像大家所想的那样躲开反而是打算硬生生的承受住了大夫人的这一下花瓶猛的砸在了云萧然的身上云萧然最初只是闷哼了一声之外并沒有出现其他的异常直到花瓶落在地上摔成碎片他还是直挺挺的站在原地上丝毫沒有挪动过半步幸亏大夫人的力气不是很大否则的话就依大夫人和云萧然这么近的距离就算不会给云萧然带來多大的伤害但还是会让云萧然受那么一点伤的云萧然漠然的扫了眼脚边碎成无数片碎片的花瓶看向大夫人淡淡的说道:“母亲你的气可消了”大夫人怎么也沒有想到云萧然居然不躲闪直接承受了那么一下到底是自己的儿子大夫人又怎么可能一点都不在意而这种情况下大夫人即使有在大的怒火也消了那么一半“你既然回來了有空就多去看看你的妹妹她在宁王府过得并不好你这个做哥哥的沒什么事就多关心关心她不要到处闲逛”云萧然点点头道:“我知道了”“我累了你自己随意吧”大夫人摇了摇手便起身朝内室而去云萧然瞥了眼身后的兰阁一眼眼底泛起淡淡的苦涩伸手抚上之前被花瓶砸中的地方无奈的叹了口气也许他终是明白了三妹为什么不喜欢相府出嫁之后除了回门的那次外从不主动回到相府其实这样的家他又何尝愿意回來里面是他的母亲却也是他最不愿意面对的人特别是知道了那件事之后因为一想起那件事他就感觉他无颜再见三妹母亲她们欠她的实在是太多了尘王府今天是宫希來到尘王府的第十五天也是她在尘王府的最后一天大厅里云尹雪一脸惊愕的看着眼前的宫希眨了眨眼睛询问般的看向宫皓尘这真的是宫希吗宫皓尘不着痕迹的瞥了眼宫希眼底飞快的闪过一抹厌恶侧身挑眉道:不然你以为呢其实也不怪云尹雪露出如此的神情因为此时站在大厅中央的宫希跟之前的那个宫希根本就是天壤之别此时的她哪还有之前的飞扬跋扈只见她一脸畏惧的看着上首一派闲散的宫皓尘而她从被带上來到现在都沒有主动开口说一句话似乎是生怕再次把宫皓尘给激怒了而且此时她的身上的衣服脏乱不堪不说就连她头发也乱糟糟的哪有之前的光泽和柔顺露在头发外面的脸旁也沒有之前的水润又干又瘦不知道的人还以为她吃了天大的苦其实这对于别人沒多大的事情到了宫希的手里就难如登天了更不用说是否有人刁难过宫希云尹雪盯着站在大厅中央的宫希看了一会儿后特别是看到宫希那一身衣服的时候打心底觉得如果就这么把宫希给放回去那未免也太不像话了许久之后云尹雪终是忍不住对着宫希身旁的丫环说道:“咳咳那个你先把她带下去换身衣服梳洗一番再把她带上吧”“是”直到宫希被那名丫环给带下去后云尹雪才看向宫皓尘挑眉道:“你真的只是让宫希在后府之内做些杂活而已”前几天的时候她见到宫希的时候她可比现在好多了怎么这才过了沒多久的时间她就一下子变成这个样子还真是让人难以接受宫皓尘淡淡的说道:“那是当然的”他还特地的让管家嘱咐后府的人不可对宫希动手而且他只不过是让她们尽可能的多安排些事情给宫希而已并沒有让人过分的为难她只不过是因为宫希过养尊处优的日子过多了做点事情不但不会做而且速度也非常的慢如此的情况下她当然就很难吃上饭睡个好觉随便弄个那么几天人自然而然的就变成了这个样子某个腹黑的主很是沒有良心的想到云尹雪淡淡的扫了眼宫皓尘对尘王殿下的话她当然是深信不疑但是也不保证某个人有沒有在这些看似简单的事情上做手脚但是这跟她似乎也沒有多大的关系和某个腹黑的主一样云尹雪也是很沒良心的想到大约一柱香的时间后带着宫希离去的丫环终于再次出现了而宫希也不紧不慢的跟在那名丫环的不远处经过一番梳洗打扮之后的宫希看着果然比之前要舒服多了云尹雪将视线转向站在宫希身旁的丫环淡淡的说道:“这里沒你什么事了你先下去吧”“是奴婢告退”云尹雪笑眯眯的看着宫希道:“公主在王府过的这几天可还好不过不管好不好似乎都沒有多大的作用了因为我家王爷决定了今天就让公主回宫去”闻言宫希一脸欣喜的看着云尹雪满怀希望的问道:“你们真的真的肯让我回宫吗”说完后惊恐的看了眼宫皓尘这几天她在尘王府内已经受够了她每时每刻就像是煎熬一样也无时无刻都无不在想着离开的办法云尹雪道:“那是当然的”“那”“你现在就可以走了”等到宫希满脸欣喜的离开尘王府后云尹雪才漠然的抬头看了看外面已经渐渐黑下來的天色瞥了眼身侧直到宫希离开都有出声的宫皓尘一眼挑眉道:“这天马上就黑了皓尘你说等到宫希走到宫门口的时候宫门有沒有关上”“应该已经关上了吧”宫皓尘平淡的说道就如同在说你吃饭了沒一样的平常云尹雪一片默然果然是故意的只怕是这宫门沒有关宫希也不见得能够轻易的进宫因为宫希现在穿着的明显是丫环的衣服偏偏她的身上也沒有能够证明她身份的什么令牌之类的物件而宫皓尘肯定沒有这个好心专门送一块进宫的令牌给宫希所以宫希即使今日出了尘王府处境也好不到哪里去自从把宫希给放了后她在这段时间里果然再也沒有來找云尹雪的不快不过倒是皇后时不时的派人召她进宫不过全都被宫皓尘给回绝了其实对于皇后的举动云尹雪也大概猜出了皇后此举究竟是为了什么毕竟她的宝贝女儿在尘王府受了这么大的委屈她要是能够咽下去那就奇怪了对宫皓尘她是沒有办法所以她就理所当然的将视线转向云尹雪但是云尹雪又岂是任人拿捏的柔弱女子不过在这期间也发生了一件不大不小的事情云相的千年雪莲被偷了云相是什么人堂堂的一朝丞相究竟是什么人这么大的胆子居然敢去偷他的东西而且还是珍贵异常的千年雪莲所以在云相的千年雪莲被偷了的第二天云相就前往顺天府勒令顺天府府尹张大人立刻彻查此事而此时的相府也是热闹极了云相一脸阴郁的坐在书桌后面冷冷的盯着跪在地上的几名灰衣人“岂有此理你们这么多人居然还让人把千年雪莲给偷走了简直就是一群废物”为了那颗千年雪莲他整整花了六万两现如今什么都沒有了云相一想想就觉得心疼所以云相在心疼的时候怒气也蹭蹭的往上冒跪在地上的几名灰衣人并沒有开口解释即使偷千年雪莲的那个人的实力高出他们许多但也不能作为他们失误的理由错就是错对就是对沒有为什么也沒有任何的理由这是他们身为死士最起码要懂得的道理“你们看清楚了那个人的长相沒有”只有知道了那个人长什么样子才能够尽可能的查出那个人究竟是谁也能加快速度将千年雪莲给追回來云相的想法虽然好但是他却不知道事情却远比他想到的还要复杂在云相怒火冲天的双眼的威压下为首的灰衣男子顶着巨大的压力说道:“回相爷的话那个人动手速度太快我们更本沒法去看那个人长什么样子”而且那个人对相府的布局似乎非常的清楚他怀疑但是也仅仅只是怀疑而已所以他并沒有告诉相爷的打算毕竟他沒有十足的证据云相怒气冲冲的吼道:“东西丢了你们居然连对方长什么样子都不知道我养你们这群饭桶有什么用”本來想从对方的样貌着手调查谁知道简直就是气死他了“相爷那个人在临走前曾经留下过一句话”为首的灰衣男子犹豫了一下最终还是决定将这件事跟云相说一下也许对找回千年雪莲有一定的帮助“什么话”“那个人说二十五年前墨州安城柴家庄”本书首发来自,...,,“什么”云相猛的从椅子上站起來死死的盯着底下说这句话的灰衣男子柴家庄不可能事情过去了这么久了怎么会怎么会“相爷那个人就是这么说的而且他还说一定要让我们把这句话带给相爷你”灰衣男子虽然疑惑相爷为什么听到这句话后做出如此失态的举动但还是把自己所知道的全都告诉了云相云相听完这句话后人一下子秃废般的跌倒在椅子

返回列表